最新活动
首页 >> 最新活动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许多年前,我的中国朋友May嫁给了一位美籍犹太裔老公。现在,他们膝下有两个特别漂亮的女儿,一个九岁,一个七岁。

 

May说,其实在他们家,最有趣的碰撞是教育理念的冲突。

 

“作为世界上最重视教育的两个种族——中国人和犹太人,我们俩那小日子过得,真是酸爽极了!”下面,是May的自述,因为讲得非常精彩,所以我也懒得修改,直接用第一人称来叙述好了。

 

 

........................................

 

婆婆的“界限感”让我吃惊

我对犹太人育儿的第一个直观印象,其实并不来自我的老公,而是来自我的婆婆。

 

记得我刚生完大女儿,我的婆婆过来帮我照顾了两个月的孩子。

 

她第一次抱起我女儿之前,居然一本正经地过来询问我的意见:“请问,我可以抱一下你的女儿么?”

 

这是她孙女啊,抱一下都要“请问”,也太客气了吧?

 

又过了几天,外面风和日丽,婆婆又跑过来问我:“今天天气很好,你能允许我带小K(我女儿)出去散散步么?”

 

类似的情况发生了好几次,凡是涉及女儿,事无巨细,婆婆都要来征求我的意见。

 

于是有一天,我忍不住悄悄对我老公说:“能不能让婆婆不要那么客气了呀?她是来帮忙的,我还没有感谢她呢。再说小K也是她孙女,她想怎么样,不需要每次都向我报备啊!”

 

没想到,我老公不以为然地说:

 

我妈妈做的是对的啊,我们的女儿,首先是我们的孩子,你对她的抚养和教育权利是排在我妈妈前面的,况且,这又是我们家,你是家里的女主人……我妈妈确实应该处处征求你的同意。”

 

相处年数久了,我慢慢发现:其实“界限感”是对亲子关系的最好保护。公公婆婆从来都把自己的孩子当成独立的,可以为自己负责的个体进行尊重,从不暴力干涉我们的任何决定;

 

同样的,在我女儿长大一些之后,我老公也对她们的哪怕十分幼稚的决定抱有尊重之情。

 

所以,结婚多年,我一直和自己的公婆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有什么难处,也愿意向他们(特别是婆婆)征求意见。

 

适当地后退,其实能让家庭成员的感情更紧密。

 


老公的“玻璃心”

但是,有时候老公的“玻璃心”也蛮让我费解的。

 

比如,他给我制定了几个“规则”,他说规则之内,我对女儿可以全权做主,但要超过了这几个所谓“底线”,他就不得不来干涉了。

 

第一,不许“羞辱”女儿;

第二,不许打人;

第三,不许用手指头指着孩子的鼻子。

 

“你怎么可以骂我女儿笨得像猪呢?”他有一次教育我,“你可以先就事论事地说:你这次没有尽力!然后说你自己的感觉,‘妈妈感到很失望’……那就够了。”

 

我哪有那么好的耐心?

 

“你是猪啊。”这句话骂起来多有力量啊。

 

再说,我从小就被我妈说“笨得像猪,懒得像猪”,我不是后来就发奋图强了么?我也没觉得自尊心受损啊。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

 

骂孩子,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就等于是一种激励。

 

可惜他们老外永远也搞不懂。

 


孩子磨蹭拖延,他居然——

孩子长大以后,我们夫妻俩的观念冲突就更明显了。

 

比如,有一次,我家大女儿看别的小朋友表演钢琴,她就嚷着要学。

 

那好吧,我花巨资给她买了钢琴,请了老师。

 

一开始,她热情还挺高的,天天主动拉着她爸爸陪着练习。

 

结果,没学几个月,懒病就犯了,开始磨蹭,不好好练。

 

那天她在琴凳上蹲了足足有五分钟,摸摸这里,摸摸那里,就是不开始弹。

 

然后,陪在一边的她老爸就开口了,说:“你确定不打算好好练习么?”

 

声音有明显的怒气。

 

我在旁边幸灾乐祸地想:看来这下子他要忍不住发作了!

 

整天嫌我没耐心,看你现在怎么办!

 

不出所料,女儿真的没搭理他。

 

然后,我老公,就,果断地……

 

离开了!

 

留我女儿继续蹲在那里抠钢琴。

 

看到这一幕,我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我问他为什么对孩子放任不管,他还挺振振有词的。他说:

 

孩子选择了弹钢琴,就要对这个选择负责任。如果她好好弹,ok,那么我陪她。可是如果她不好好弹,那就是在浪费我的宝贵时间,我就没有义务再陪她耗下去了。我要让她承担错误选择的严重后果!”

 

“离开”算是哪门子“严重后果”?!这不正中了熊孩子的下怀了嘛!

 

我就对我老公说:“孩子岁数还小,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们大人去push一下的。如果你现在不‘逼’她学习,那等她长大了,就会怪你没有履行好做父母的职责,让她错过了最佳的学习年龄。”

 

我老公听了我的理论,十分不以为然,他说:“我就从来没听说过逼能逼出很好的成就来的。轻易放弃,说明孩子就是不喜欢;如果真心喜欢,哪里会轻易放弃。内在驱动力要靠自己去发现的,爸妈一味去逼,反而会让孩子逆反,弄丢了内驱力,还会影响亲子关系。”

 

“而且我觉得逼她去做不喜欢的事情,也会浪费她的时间,让她没有精力去发现她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何况决定放弃的是她自己,我不知道她凭什么以后就能怪到我们头上。”

 

总之,到今天为止,在“是不是应该push孩子”这件事上,我们仍然谁都无法说服谁。

 


对资源的尊重

不过,我对犹太人有一点还是蛮佩服的,那就是他们对自然资源的看法。

 

记得有一次,我去公公婆婆家吃饭,吃完牛排之后,我发现冰箱里有一块奶油蛋糕,就用吃完牛排的叉子去吃了那块蛋糕。

 

结果,过了不久,我无意中发现,婆婆悄悄地把那把叉子给扔掉了。

 

我问老公怎么回事,老公解释说,我其实不小心违背了他家的宗教信仰。但婆婆尊重我是“外国人”,不愿意当面说我,就悄悄地处理掉了餐具。

 

什么信仰会和一把叉子有仇呢?

 

老公解释说,根据他们的教义,人在使用自然资源的时候,应该留有余地,“人为了生存不得不吃肉,但你不能‘斩草除根’、‘杀鸡取卵’这样地吃肉。”

 

“比如,你这一天吃了牛排,等于说是吃了小牛的妈妈,那么你就不应该再抢走小牛的食物——牛奶。你要让自然资源有机会繁衍生息,自我修复……”

 

“可是我吃的是奶油蛋糕啊……”

 

“奶油蛋糕是乳制品,你等于间接地抢了牛奶……吃过牛排以后,你应该改天再吃甜品。而且,不应该使用同一把叉子。”

 

好吧,虽然这样的信仰有点奇怪,但是仔细想想,还确实是大有深意在其中的。

 


负责任的社区

犹太人教育给我留下另一个深刻印象的特点,就是他们对“社区”的重视和依赖。


我老公,小时候是个特别顽劣的皮孩子。

 

我们都以为老外是不打孩子的对吧?但其实老一辈的犹太人,他们和咱们中国人的爸妈一样,也会打孩子!

 

因为皮得没边儿,经常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的,我老公就常常挨揍。

 

作为在美国出生长大的“移民二代”,我老公向土生土长的美国孩子学会了一个绝招,那就是:挨揍就打911。

 

他爸经常揍他,他就经常打911。

 

后来警察叔叔被他弄得没有办法了,就和他的爸妈协商——爸爸和儿子,家里只能留一个。

 

  • 让爸爸离开家,根本不现实,因为他家好几个孩子,都靠爸爸一个人的收入养活着;

  • 让儿子离开呢?进了社会福利机构,就不知道会被分配到什么地方去了,没准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了。

     

可是,父亲和儿子的矛盾,似乎永远也无法调和。

 

好在,我的公婆生活在一个犹太人聚居的社区。

 

关键时刻,社区里的朋友和邻居们纷纷跑来帮忙。他们自发向警察提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孩子仍然留在父母附近,但是由社区的各家犹太人轮流照顾……

 

所以我老公的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在五六家不同的犹太人家轮流度过的。

 

更为让人敬重的,是他们对待我老公,真的就和对待自己的孩子没有什么差别。每一个家庭都特别认真负责。

 

“我犯了错,邻居一样会批评我。当然,和我爸不同的是,他们更有耐心,也从不打我。过年过节,他们的孩子有什么礼物,我也会有同样的礼物。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寄人篱下的那种痛苦,反而觉得比呆在家里更自由。”

 

就这样,我老公慢慢从一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皮孩子,成为了一个名校学生,现在又进入了硅谷一家有名的科技公司,在管理层工作。

 

所以,他也坚持认为,即便没有父母的监督,孩子最终也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

 

“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