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首页 >> 最新活动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点  自动化与AI连接的市场中,企业如何保持竞争力,劳动者又该如何生存。机器会完全取代人类么?人类和机器的工作有区分么?我们应该让机器做些什么?近日,外滩君专访佐治亚理工学院校长Bud" Peterson,看他如何以佐治亚理工学院为例,解释高等教育将如何应对未来挑战。

 


未来20年的劳动力会是怎样的?

 

近日,在“处于自动化与AI连接的市场中,企业如何保持竞争力?”(Remaining Competitive in a Market of Connected Automation and AI)的论坛上,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第十一任校长G.P."Bud" Peterson一开场就向观众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G.P."Bud" Peterson

 

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校友梁建章表示,在技术发展的影响下,劳动力已经在发生改变。公司正在增加对高效率技术的使用,而对于可被技术替代的普通员工的雇佣正在减少。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有综合信息、解决问题的能力、策略思维以及根据情境设置的多重判断标准。这些能力是机器无法做到的”,佐治亚理工商学院系主任Maryam Alavi说,“所以合作能力比任何一门学科都重要”。

 

这种合作不仅发生在拥有不同学科背景的人之间,同时,人和机器也要合作。Alavi认为,在未来的劳动力格局中,智能机器确实能取代人类在某些行业中成为劳动主力。但不容忽视的是,人类与机器的合作是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主要趋势。

 

Maryam Alavi

 

在Alavi看来,这种合作可以实现创新,尤其是在解决世界重大难题上。“以癌症为例,这是一个典型的跨学科难题,我们需要药物知识、科技、电脑、大数据等,而强大的科技和各学科知识相互连接,才能让我们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人类和机器的工作是有区分的,我们应该让机器做些什么呢?

 

Alavi表示,人类和机器要各施所长。比如,机器擅长计算、记忆事实、储存无限的信息;而人类的优势在于灵活的认知、理解背景并且能够很快地在不同领域切换。当然,人类的情商也是至关重要的。人们能够和其他人交流、读懂别人的情绪、自我反思、影响别人和激励别人,所有的这些能力目前还不能被机器掌握。

 

由此可以看出,新的劳动力结构对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在论坛结束后,校长G.P. "Bud" Peterson接受了外滩君的专访。他以佐治亚理工学院为例,解释了高等教育将如何应对未来的挑战。

 

“所有的大学都在教育学生,大部分的大学致力于学术研究。伟大的大学同时在引导和帮助塑造世界而不是被世界塑造”。

 

 

G.P. "Bud" Peterson告诉外滩君,佐治亚理工设立了25年战略规划,主题是“设计未来”,这意味着高等教育要主动引导和塑造未来,而不是被潮流驱动向前。

 

B= 外滩教育 BP=G.P."Bud" Peterson

 

B:佐治亚理工的教育哲学是“实用主义”,您是如何定义这一教育理念的?

 

BP:佐治亚理工学院成立于1885年。为了帮助佐治亚州从农业经济转移到工业经济,学校就把教育重点放在应用技术上。当老师和学生应对挑战时,他们就会采取实用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这种以“在真实情景中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为核心的实用主义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对美国大学排名的调查,在过去22年中,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工业与系统工程学院(Industrial & Systems Engineering)的本科生项目一直位居全美第一。在该专业中,工业工程师们利用人员、机器、信息、材料和能源来设计和提升系统,进而制造和交付产品或提供服务。学生们通常要在复杂以及没有定论的反复交流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B:听说佐治亚理工学校里80%的学生都有发明专利,学校是如何在理工科氛围中培养学生的创造能力的?

 

BP:在超过60%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发明中,至少有一名学生是发明人。佐治亚理工采取跨学科方式,融合艺术和技术;整合学校各科系的资源,鼓励学生进行创造性地表达。乔治亚理工学院的艺术学院里也有很多学生在科学和技术的中间找到自己的艺术追求从而进行创业项目。

 

B:在您的指导下,佐治亚理工修建了一个技术广场(Tech Square),内设很多创新公司。它是如何惠及学生教育的?

 

BP:技术广场离校园大概五个街区远,通过一座桥与佐治亚理工主校园相连接。它在14年前就对外开放,这是一个集学术、零售业以及研究为一体的综合性建筑群。这里其实很像一个城市,有教育机构、研究所、酒店、办公室、零售业和住宅区等,所以学生可以骑自行车来到这里,享受生活-工作-学习-娱乐的环境。

 

 

科技广场设有创业公司、孵化器、技术公司、专业公司办公室、企业创新中心,是很多风险投资者和企业服务供应商的基地。在过去的五年中,这些公司又在科技广场周围开了20多个创新技术中心和实验室。因为人才和技术的便利,越来越多的公司驻扎科技广场。这对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教职员工和学生确实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学生们可以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在技术广场找到上手实践的机会。

 

当然,这里也包含很多佐治亚理工本校的建筑,比如商学院、学校酒店和美国会议中心等,另外还有一个正在建设中的计算机中心。这个计算中心被称为Coda。 Coda有20多层,主要支持计算和高级大数据分析方面的前沿研究项目。佐治亚理工学院作为主要租户,其创造的跨学科、协作的环境将增强科技广场在亚特兰大市中心的积极影响。

 

B:佐治亚理工创建了“双师课堂”,它似乎给教育带来了新的变化。

 

BP:2016年,Ashok Goel教授人工智能班级上有九名助教,智能机器人Jill Waston是他们中的一个。在IBM开发的沃森(Watson)人工智能程序的基础上,一群硕士学生发明了Jill。《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对此也有相关报道。这其实是计算机学院网授硕士学位的一次实验。

 

每次Goel教授上课的时候,他估计三百个学生会在线上讨论群里发布大约一万条信息。对于这么大的信息量,他自己以及另外八名人工助教都无法处理。关键问题在于,虽然当学生人数增多时,问题的数量也在增加,但其实这些问题基本都一样。

 

所以Goel教授就增加了Jill Watson这个机器人来为学生提供更快的解答和学习反馈。对于自己的答案,Jill有97%的信心,“她”还从学生那里收获了好评。现在这个双师项目也被推广到其他课程上。从个性化学习的角度来看,这项技术让学生们能够更好地融入课堂,并且有更高的参与度和自信心。

 

B:我们的教育在未来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

 

BP:宏观上来看,我们还是要继续探索和评估高等教育中的创新方法,为更多的人提供更多教育模式上的选择。这些新的教育模式要减少成本,提高教育效率,并且增加人们获得终身学习的机会。

 

在佐治亚理工,为“创造下个时代的教育”,我们有一个委员会。该委员会由超过50个系的员工、老师、教师组成。他们共同决定佐治亚理工学院应该为未来的孩子创造怎样的教育环境;在学校已有的学术资产的基础上,委员会考虑经济、社会及科学上的变化,然后设计并实施有潜力的变革性项目,以便将学校塑造成更好的大学。

 

具体上看,高等教育需要培养学生的领导力、发现艰深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以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我认为未来最大的挑战——比如能源、水资源、可持续、安全问题、贫穷发展问题以及自然灾害——都是需要全球化的解决方案。所以包括佐治亚理工学院在内的高等学习机构都应加入到这样的全球议题中,共同寻找解决方案。

 

B:如何让孩子们在AI时代变得更有竞争力?

 

BP:对于AI的讨论,从1950年左右就开始了,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主流以及一项逐渐扩大应用的技术。而这个领域中具有博士高阶水平的专家其实供不应求。

 

在科技快速增长的世界中,年轻人有必要了解科技是如何工作的,以及科技是如何让社会受益。以科技为基础的学习领域,比如计算机科学,可以打开很多事业的大门。而且不管人们选择什么职业,学习电脑基础知识,也可以帮助他们在自己的领域里得到发展。

 

而我们的教育面对的挑战是,找到创新的方式来组合编程、算法和其他以技术为基础的技能,将它们融入到K-12的课程中,然后鼓励学生可以在高等教育学习阶段进入STEM领域,学习和科学技术相关的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