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首页 >> 最新活动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当一个幼儿园的所有者发现,他每省下的1块钱,可以对应40-60元的市值之时,利润的诱惑真的很大。


而在这种动力下,节约人员开销,雇佣低素质的从业人员成为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加上这个行业本身法制不完善,监管不到位,案件频发就不足为奇了。

 

........................................

 

学霸的开挂


三种颜色幼儿园案爆发后,我有朋友惊讶地感叹,这家幼儿园还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上市公司啊,怎么能发生这种事!

 

说实话,作为一个在投行干了六七年的“小司机”,我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上市公司称得上是一种信誉的保证,但在选幼儿园这件事情上,我却从不把上市公司作为给孩子选幼儿园的加分项。

 

没错,学而思、新东方这些上市教育机构,确实是同行的翘楚,但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是品控(教材做得很棒,网课做得很好),品控做好了,大规模复制是行得通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

 

另外,新东方、学而思是以提升成绩为目的,和孩子的吃喝拉撒吃穿用度完全无关。不过,一样属于教育领域,新东方和学而思的故事,在幼儿教育上几乎不可能复制,3-6岁的小宝宝,那就是靠一个个的老师,实实在在的面对面互动,去做好教育这件事的。

 

所以,我选择闺女现在的幼儿园,很大程度上是当我以一个投资人的身份和园长聊起学校融资的时候,她很直接地告诉我,她一直觉得当纯财务投资进入实体幼儿园,会出问题的,而我也对此深表同意。

 

看看资本市场的数据

 

2015年9月5日,上市公司威创公告收购金色摇篮,作价8.57亿的估值,金色摇篮2015年的净利润1307万元,对应市盈率(每1元利润对应的市价)65.9倍。

 

2016年11月23日,上市公司长方集团发布公告收购特蕾新,以6亿现金收购60%的股权,作价10亿的估值。特蕾新承诺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少于0.25亿,对应市盈率40倍。

 

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在美国上市,IPO市盈率56倍。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871页曾经提到:“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当一个幼儿园的所有者发现,他每省下的1块钱,可以对应40-60元的市值之时,利润的诱惑真的很大。而在这种动力下,节约人员开销,雇佣低素质的从业人员成为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加上这个行业本身法制不完善,监管不到位,案件频发就不足为奇了。

 

 

我国现行教育体系把3-6岁儿童的幼儿园教育划入学前教育,由专门的行政部门管理,但缺乏类似《义务教育法》、《高等教育法》的相关立法,幼教领域的法制长期处于待完善状态。

 

我国有关民办幼儿园准入制度仍没有单独法律、法规详细规定,导致民办幼儿园审批体制与程序、制度标准、准入内容不清晰,且各地差异巨大,无统一标准,仅可概括表述为城市的民办幼儿园需要去教育行政部门登记,由民政局办理营业手续,农村的民办幼儿园由所在乡、镇政府登记注册并报县级交易行政部门备案。

 

以查到的明确要求为例,新建幼儿获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学前教育办学许可证,需要在城建部门办理房屋安全证明,在税务部门办理税务登记证,在卫生部门办理卫生许可证,卫生保健合格证,在公安消防部门办理消防安全证,此外各地还有不同的审批要求。

 

以上海为例,目前由各区自行审批,如老静安区(不含闸北)近10年来仅在上个月批过一家民办幼儿园,而浦东新区则批了好几家。

 

2015年以前,由于教育法中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规定的存在,国内幼教一直都算不上资本密集关注的领域。

 

警惕资本扎推幼教行业的利润套现

 

然而随着2016年10月1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草案)中“义务教育以外的阶段,可以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收费标准市场调节,学校自主决定,并不享有与公办学校同等的税收优惠”的提出,大量的资本扎堆进入幼教行业。

 

不过,由于主体问题,民办幼儿园国内IPO的路线一直都没有打通,一边是举着大棒要求尽早实现退出的投资人,一边是退出后看得到的胡萝卜,资本市场上就逐渐出现了这样的套现的链条。

 

1、区域内中型的幼儿园以5-10倍的市盈率收购本地区的单园/小型园,并且通过管理手段快速提升被收购标的的盈利水平,然后以10-20倍的市盈率对外融资,继续收购,不断做大。

 

2、跨区域的中型幼儿园拼盘打包,组团以更高的市盈率逐步装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通过二级市场炒作教育概念,提升市值。

 

3、拿了境外投资的幼儿园通过拼盘和架构搭建,直接去海外上市。

 

而这一切套现的基础,便是盈利,是尽可能高的收入(对应满园率和学费),尽可能压得成本(对应师资成本)。

 

另外,我也和另一位业绩不错的基金经理聊过关于和K12教育类沾边的上市公司,他怎么看。他的回复是,他从不沾染。虽然这类企业的商业模式看上去很美(先收学费模式),现金流也非常好,但是很多企业勾勒的前景,都是建立在大规模的扩张、甚至是异地扩张上的。


教育领域不像制造业,大规模的复制说干就干,在扩张的过程中,保证合格的师资能源源不断地供给上是很不容易做到的。而一旦激进过程中有所懈怠,出事后带来的风险,几乎就是毁灭性的。

 

网上铺天盖地对于红黄蓝的那些报道孰真孰假只能等待政府来揭晓,但是从红黄蓝挂在各大招聘网站的招聘要求来看,从业人员门槛不高是事实,不能说高学历的幼教会更善良或者更爱孩子,但是整体而言高学历人群对于法律更容易有敬畏之心,更容易坚守最低的法律底线(不要提道德底线,如果法制不能约束个人行为,道德更加不足为谈),而以中专作为幼教师资招聘的起点,最直接的好处应该就是节约成本,提升利润,抬高市值。

 

当投资收益成为监管缺失的幼教行业主要矛盾的当下,幼教又怎能成为净土?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把上市公司作为选幼儿园的加分项的原因所在。